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2
  • 来源:苍苍快片午夜高级影视_苍苍影视午夜理论_yy苍苍私人影院

  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,祖利又高大又好力,那匪徒差点吃不消。本来调戏安芝的匪徒立刻放下了安芝过来加以援手。

  于是,两个打一个。

  祖利的手臂被划伤了。

  安之立刻走过去,祖利眼看四方,连忙制止安芝:“快躲起来,走啊!快走啊!”

  安芝身一低,在地上爬,三个男人,一忽儿就不见了安芝。安芝乘他们不觉,爬到他们的身边,由于街灯暗,树影又多,因此,没有人注意安芝,她是到他们的后面,把早已找到的石头,人随□跃起来,石头便向其中一个匪徒击下去。

  那人倒了,唯一的匪徒见同伴受害,愤恨地向安芝插了一刀,安芝一闪,用手臂一挡,手臂立刻被斩进了一刀。

  安芝惨叫了一声倒下。

  “安芝!”祖利叫□,一面应付那匪徒,安芝受伤,令他产生了无比的力量,他在美国学的空手道,也使了出来,双脚凌空踢起,唏!踢中了那匪徒的喉部,他立刻晕了过去。

  祖利也不管他,连忙抱起安芝。安芝手臂的伤口,血如泉涌,他把衬衣撕破,包住她的手臂,然后把她整个抱了起来。

  走了好几步,才想起香怡,由事情发生开始,就没有见过她,他心里想:“她大概逃回家吧,否则刚才情形那幺危急,她没有理由不加援手。”

  他抱看安芝继续往前走,突然,有人叫他:“祖利,等我啊!”

  祖利一回头看,原来是香怡一直躲在大树后。

猜你喜欢

经过几天的药物治疗,海菱的病已经好了

经过几天的药物治疗,海菱的病已经好了,换了衣服,想回公司看看,可是浑身无力,她叹了一口气,靠在床上。她知道自己这副心力交悴的样子,并非完全为了身体有病。她拿起床头的粉红色松毛狗

2020-04-19

江海菱梳了一个新发型,把全部头发盘到头上

江海菱梳了一个新发型,把全部头发盘到头上。她穿上一袭粉蓝色的雪纺长裙,低胸v字领,在那领口的尖端,有一朵很大的黄玫瑰。在一旁侍候的女管家””福嫂看花了眼,江海菱只不过改一个发型

2020-04-19

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

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,祖利又高大又好力,那匪徒差点吃不消。本来调戏安芝的匪徒立刻放下了安芝过来加以援手。于是,两个打一个。祖利的手臂被划伤了。安之立刻走过去,祖利眼看

2020-04-19

我虽然住在香港,可不是常常去啊!”

我虽然住在香港,可不是常常去啊!”“起码,你已经陪世礼哥去过。”“我也陪香怡表姐去过,海洋公园是我们香港最好,最大,最新的地力了,不过夏天去不大好,太热,太晒,很吃力的。”安芝

2020-04-19

大象登记好房间后,灵婕把钥匙交给他说:

大象登记好房间后,灵婕把钥匙交给他说:「这是203房间的,你先去休息吧!」「你要出去?」大象开口说。灵捷不想和他划清朋友和陌生人的界限,但是情势所迫,她硬生生的吐出一个字:「嗯

2020-04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