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……么……那是什么?包围在安琪月身边那此光好美呀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7
  • 来源:苍苍快片午夜高级影视_苍苍影视午夜理论_yy苍苍私人影院

  什……么……那是什么?包围在安琪月身边那此光好美呀,像众多的星星在同一时间内闪耀一样,好灿烂!呀!真的有翅膀呀,在安琪月的两肩后面,那上面好像还覆满了纯白的羽毛,那种白,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呀!

 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魔术造成的幻觉,我真的会相信安琪月就是爱神呀。虽然跟我们常常念着的爱神丘比特不同名,但那么大的天堂,应该不止一个爱神的吧!更重要的原因,我真的真的很需要美丽的第100次爱恋。

  那是……箭,传说中的爱神之箭吗?哇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呀,带着金光的,不知道是不是纯金的呢?或者是k金的?天,如果我能摸一摸,嘿嘿……我是不是第一个见到爱情之箭的凡人呢?

  哇,射出去了!天,玻璃没碎呀,那箭是怎样穿出去的呀!呃!安琪月居然把箭射到了楼下那株桂花树上,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呀,应该射到一个帅帅的男生身上的嘛!

  光,渐渐的消失了,那对翅膀也不见了。只剩下安琪月安静的站在那里,看着我,半晌……

  “本来想射到路口那只小猫身上的呢,快射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拿错箭的种类了,还好你楼下有树。”安琪月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  啊?这是什么意思?箭还分种类的吗?拿错了,晕……倒,这个安琪月好像真的蛮糊涂呢!

  “喂,小惠,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噢,相信,肯定相信!安琪月,你再变一次给我看我就相信了。要知道我刚才都没有看清楚你是怎么把那对翅膀变出来的呀,而且衣服都没有破呢,好厉害!”

  “不行,要知道这样很消耗法力的呀……”

  不行?好,你不行那我也不行。

  “喂,龚小惠,你怎么不讲理的呀!”

  砰!哇呀呀,我可怜的台灯,最终还是被这个家伙扫到地上了。55555555,陪伴了我一年的小台灯呀!

  “嗯,那个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我不管,要你就马上赔一个新的台灯给我,要你现在就再变一次给我看。二选一,我龚小惠从来都不强迫别人做心不甘情不愿做的事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我半仰着脑袋摊开右手。

  “龚小惠,你……好,再一次,就再变一次就行了。”

  点头,我赶紧的点头,其实我真的只是想看清楚那对翅膀到底是怎样变出来的!

  “爱神之箭显现吧!”

  “喂,安琪月,那边有支猫,快射!”

  哇噻,真的向小猫那边射出去了呀!可是……射中了吗,我怎么都看不见呀?晕……小猫跑得好快,到底射中了没有呀?哇呀呀,我又忘记看翅膀是怎样变出来的呀!

  “那个,嘻嘻——安琪月……”

  “别枉想,刚才说好最后一次的,我已经很累了。”

  什么呀,才两次而已就嫌累了呀。啊……我终于知道自己恋爱不成功的真正原因了,是这些爱神太懒惰了!

  “懒你个头,半个小时之内两次射箭,龚小惠,你真当神不会累的呀!”安琪月忍不住猛敲一下我可爱的脑袋。

  “噢,神也会累的吗?……疼,我暂且相信你是爱神就是了,就照你说的,你自己搬家床睡在窗户底下吧。”怎么神也会和芷吟有一样的癖好,那天我真变笨了一定是被他们敲笨的。

猜你喜欢

经过几天的药物治疗,海菱的病已经好了

经过几天的药物治疗,海菱的病已经好了,换了衣服,想回公司看看,可是浑身无力,她叹了一口气,靠在床上。她知道自己这副心力交悴的样子,并非完全为了身体有病。她拿起床头的粉红色松毛狗

2020-04-19

江海菱梳了一个新发型,把全部头发盘到头上

江海菱梳了一个新发型,把全部头发盘到头上。她穿上一袭粉蓝色的雪纺长裙,低胸v字领,在那领口的尖端,有一朵很大的黄玫瑰。在一旁侍候的女管家””福嫂看花了眼,江海菱只不过改一个发型

2020-04-19

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

一个对一个,那人不是祖利的敌手,祖利又高大又好力,那匪徒差点吃不消。本来调戏安芝的匪徒立刻放下了安芝过来加以援手。于是,两个打一个。祖利的手臂被划伤了。安之立刻走过去,祖利眼看

2020-04-19

我虽然住在香港,可不是常常去啊!”

我虽然住在香港,可不是常常去啊!”“起码,你已经陪世礼哥去过。”“我也陪香怡表姐去过,海洋公园是我们香港最好,最大,最新的地力了,不过夏天去不大好,太热,太晒,很吃力的。”安芝

2020-04-19

大象登记好房间后,灵婕把钥匙交给他说:

大象登记好房间后,灵婕把钥匙交给他说:「这是203房间的,你先去休息吧!」「你要出去?」大象开口说。灵捷不想和他划清朋友和陌生人的界限,但是情势所迫,她硬生生的吐出一个字:「嗯

2020-04-19